抹茶春卷

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。」

 

[全职高手]童话里都是骗人的

*全职高手同人,原作向
*cp:邹于,女装注意
*看到一半还觉得是于远绝对不是你的错

于锋最近很有危机感。
罪魁祸首源于午休时候太闲,乱逛的时候看到了一篇贴子,《八一八电竞圈那些高颜值的小鲜肉》。本来这种贴每周都有,一般是周泽楷孙翔各种霸屏,最多再嚎叫一下喻文州黄少天,和于锋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可这次忽然有老司机半路飙车,传了一个邹远的图包,楼里就炸了。
“wocccc这腿,阿姨恋爱了!”
“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!!!”
“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邹远!”
“层主威武!!舌头打字以示清白!!!!”
于锋怀着复杂的心情点了下载。解压后发现是一套几年前的私影,他不怎么关注这方面,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风格,只看到邹远一身月白色高开叉旗袍,半卧在一堆绸缎里摆出各种pose,白花花的大腿一览无余。
我的妈。
于锋喷了一屏幕奶茶。
曾信然正好坐他对面,看这样子赶紧塞了几张抽纸问队长怎么回事,于锋憋了半天,揪着头发问他:“小曾,你要是忽然发现网上有你暗恋对象以前拍过的性感写真你怎么办?”
“那还用问。”曾信然拍大腿,“先下了再说啊!”
于锋想了想竟然无言以对,差点把头发揪秃。
曾信然表情严肃地看着于锋:“队长,你难道在纠结?”
于锋点头,心想这不是我的错,发现自家对象出过伪娘cos换谁都得这样啊,不信你问方锐纠不纠结,问喻文州纠不纠结,问张新杰纠不纠结,问李轩……李轩还真不纠结。
“对女神的爱动摇了?”
“倒也不是动摇……”何况根本不是“女”神好吧,比女神冲击力也大太多了。
“这是不对的!”曾信然拍桌,“要知道,那种表面女神内在性感的妹子才是最有魅力的!队长你应该感到开心才对!”
于锋扶额:“不,我好方,我不开心,你让我静静……”
“别怕啊队长。”曾信然鼓励他,“既然知道对方还有这样的一面,不如投其所好,表明你对她一如既往的热爱,说不定女神一感动就牵手成功了呢!”
“投其所好?怎么投?”
“就是情趣啊情趣!不要停留在干瞪眼的小清新层面,要点上暧昧的撩妹技能,让她彻夜难眠那种。”
“你还没成年吧你,指导起我来了?”
曾信然拍胸:“信不信由你,我们k市人可是天生自带的浪漫本能!”
“……”
想了想有钱难买爷高兴却仍然和邹远好的要不要的唐昊,于锋觉得这话很有道理。
至少现在,他的确迫切需要和自家副队长彻夜不眠,聊一聊人生理想。
不过,处女座的处男还是希望找到完美的对策,因此不可避免地失眠了四天。第五天晚上终于不堪折磨,爬起来敲开了邹远的门。
邹远大概已经准备睡了,一身背心短裤,抱着猫头鹰造型的牛奶杯一脸茫然:“锋哥,有事吗?”
“没事,就想看看你……”
“啊?”
“呃,就想看看你睡没睡。”于锋挠头,强行展开话题,“没睡的话,和你说点事?”
邹远显然懵逼了:“好、好呀?”
于锋就不动声色地拎着个纸袋挤了进来,顺手带上门。
邹远其实已经把灯关了,屋里只有一盏小夜灯和正在充电的ipad,昏暗的光黄里透红,衬得气氛特别暧昧。
于锋看着邹远,邹远看着地面,尴尬得仿佛洞房花烛夜挑起盖头第一次见面的封建包办小夫妻。
这到底要干什么?
邹远不知道说什么好,在他印象里,能让于锋紧张到这个程度的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过了一会儿,于锋才吞吞吐吐地开口:“那个,小远,你……喜欢……喜欢……”
——咦!?!?难道是表白!?!?
捕捉到某个关键词的邹远猛地抬起头,正对上于锋把纸袋推过来的手:“你……喜不喜欢……呃……这个?”
“啊??”
接过袋子的邹远更加懵逼。最近队里没发工资,元旦春节情人节早过去了,自己生日也远着,要说还有什么特殊日子,总不能是来祝贺清明节快乐的吧。
怀着种种猜测,邹远在于锋的注视下拆开了纸袋。
然后他真正地懵逼了。
百脸懵逼。
懵逼的十次方。
拉格朗日第二类懵逼法。
那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吊带裙,自家妹妹也经常穿,再眼熟不过。但此时此刻这条裙子出现在自己手里,让他除了懵逼想不到任何形容词。
——我们家队长的脑子出了什么故障!?
“这个……是送给我的??”
于锋点头,有些紧张地揪头发:“不知道挑什么好,觉得这件比较顺眼就买了。”
邹远目瞪口呆:“不,问题是锋哥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??”
“因为我觉得旗袍太暴露了,还是这种比较可爱。”
“所以到底为什么是裙子!?”
“那个啥……”于锋三倍速揪头发,“前几天不小心看到你以前的女装私影……挺好看的……”
邹远立即意识到于锋说的是哪套照片,豁然开朗:“锋哥你是说那套白旗袍照片?”
“嗯。”
还好不是队长真出了什么可怕的故障,邹远终于松了一口气:“那个不是私影啦,是当初在训练营的时候某家小页游公司拉我们做的宣传。”
“咦?”于锋吃了一惊,完全回忆不出照片里有什么明显页游风格的元素,策划心可真大啊。
“本来卖点是‘只有女角色’,不知道他们怎么get到的这种奇葩构思,总之把我们青训营能看的男生都拉出去拍了一遍,群魔乱舞的。”邹远似乎不太想回忆当初的场面,“那套照片唐昊也有,穿兔女郎装来着……我电脑里还存着,锋哥要看吗?”
“不用了!!”于锋果断拒绝。
邹远没崩住,滚在一边噗嗤笑了。于锋有点挂不住面子,扭头扶额。
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不开心,自家副队长不是伪娘爱好者当然是件好事,但不知为何内心还有一阵强烈的失落感。
——总觉得邹远真的喜欢穿裙子也不是什么坏事!?
邹远笑够了坐起来,直直地看着纠结的于锋,忽然语气微妙地开口:“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爱好,不过既然准备了这种礼物,不能辜负锋哥的心意呀。”
“咦!?”
于锋被闪电击中,惊悚地看着邹远。对方歪着头,眼睛一闪一闪,完全不是在开玩笑。
——我擦不是吧,我家小远这么上路?这算是犯罪吗?
于锋不知道该严厉拒绝还是放飞自我,在原地纠结成一朵香菇。回过神的时候邹远已经靠了过来,锁骨的线条清晰可见,于锋终于注意到他其实左胸有一个小小的纹身,一只飞舞的黑凤蝶。
——和那件轻盈的裙子搭配起来一定很好看吧?
于锋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。
“你好像误会我的意思了。”邹远眨眨眼睛,天真无邪地笑,“我可没说是我穿哦?”
“!?”
上一秒还在动摇的于锋被这句无情的打脸彻底抽醒,但为时已晚,人已经被彻底封死了去路。邹远只比他矮两公分,体型基本相当,因为西南血统的天然buff力量也不逊色,想强行逃跑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大意了,大灰狼披着羊皮敲开小白兔的门,却发现里面是披着小白兔皮的华南虎。
——这设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啊!?
他没机会再抱怨下去。邹远已经伸手按亮了台灯,在温柔的白光里拎着裙子笑得像个小天使。
“那么,锋哥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吧?”
第二天早晨,曾信然到食堂的时候刚好碰到于锋打饭回来,于是习惯性地问候自家队长:“队长,昨晚睡得怎么样?”
于锋端着他的奶黄包一脸生无可恋:“很好。”
“哦……哦哦……”曾信然有点吓到,然后就看到奶黄包坐在了鸡汤米线对面,自家副队长正愉快地哼着歌向碗里大勺倒辣椒,顺手摸了摸奶黄包的头。
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反差萌,其实我们副队长是个天使般的纯爷们来的。
曾信然点头,拿了一份最爱的牛肉锅贴,理性地回避了他们周围半径一米的单身狗禁区。
——今天的百花也充满了爱呢。

[The end]

啊哈哈我真的写了,大家快来吃腹黑小白兔攻啊ヽ(•ω•ゞ)

  151 14
评论(14)
热度(151)

© 抹茶春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