抹茶春卷

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。」

 

[全职高手]小世界

#全职高手同人,原著向
#CP:双花,双花的孩子第一人称,短篇HE
#私设多

老师叫我去办公室,问我:你的作业是谁签的字?

-是我爸爸。

-你爸爸不是姓孙吗?这个人姓张啊。

-这也是我爸爸。

我说的是事实。
我有两个爸爸,一个叫张佳乐,一个叫孙哲平。

他们相识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。那时还没有全息游戏,街头巷尾流行的是一款叫《荣耀》的键盘网游,也是后来游戏界说的,键盘最后的辉煌。

他们两个的账号都带着花字,一个叫百花缭乱,一个叫落花狼藉,在当时的荣耀里颇有名气,认识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,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,这会是影响到今后几十年,甚至一生的重要转折。

他们一起打副本,PVP,抢BOSS,合作得很愉快,又正遇到职业联盟兴起的时代,职业比赛激烈的对抗激发了他们的热血,也决定组建战队,进军职业圈。

战队建在K市,取名百花。两人汇合以后到小饭馆里吃了顿饭,破天荒地喝了酒,都醉得神志不清,半夜三更摇摇晃晃地相互扶持走在路上,连俱乐部大楼在哪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但是,很开心,这辈子第一次那么开心。”

张佳乐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总是这么告诉我。

“好像把未来捏在手里,明天就能登上领奖台一样。”

他说他似乎唱了一路的歌,孙哲平背着他俩的包,傻兮兮地在后面伪装观众。最后也不知道是在哪个路灯底下坐下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周围站了一圈围观群众,都在讨论这两个老大不小的男孩子在街边干什么,是不是在一起的。

大多数人只是开玩笑图个热闹,但后来,他们发现自己似乎真的一语成谶。

繁花血景席卷全联盟,成了当时最耀眼的风景。就连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叶秋也受到严重打击,险些被压制下去。

那是百花最好的时代,他们也是在那个夏天真真正正地牵起了手。

我原本以为那会是很惊天动地的一幕,至少也要引发十天半个月的讨论才对的上繁花血景当时的风格。
但是,没有。他们只是对了一下拳头,拥抱了一下,就算是彻底确定了关系,简单低调到除了他们自己谁都不知道。

张佳乐说孙哲平是个不懂浪漫的人,他做过的最浪漫的事,就是创造了繁花血景。

曾经我对这句话毫无感觉,直至有一天我从网上找到了百花曾经的比赛录像,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什么一直在笑。

弹药专家铺展光影,狂剑士豪迈挥剑,无往而不胜。
那是属于他们的神话,浪漫得空前绝后,令人羡慕。

独一无二的繁花血景。

不过,可惜的是这份灿烂没有结出果实。繁花血景败在叶秋手中,与冠军失之交臂。再后来,孙哲平遇到意外,左手受伤离开职业圈,留下张佳乐一个人支撑。

再再后来,张佳乐离开了百花,再也没有回去。

他们像是有默契的约定,很少向我提起这些。我只能从只言片语间判断得出,他们曾经都想过放弃离开,封锁那个叫繁花血景的梦境,不再回来。

但放不下得终究是放不下,张佳乐又拿回百花缭乱,重新站在了赛场上。
换了战队,换了搭档,连落花狼藉都成了敌人。

我问他,你下得去手吗。

“当然不习惯,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,大家一样是为了冠军。”张佳乐一本正经地说,末了挠挠头,像是自言自语,“而且,如果因为这点事犹豫,会被某人看不起的。”

饭桌对面的孙哲平酷炫地说,呵呵。

然后他们又开始拿筷子打架,还自己配音效,我默默端着饭碗撤了好几个身位格,心想现在说不认识他们还来不来得及。

从我有记忆起他们就经常这样,不知道该说是感情好,还是心理年龄过于年轻。
总之这就像他们每天大呼小叫地打网游一样,是一种独特的生活方式。

他们退役后低调地办了证,低调地办了场酒,低调地宣布结婚。

一切都很低调,因为那个时候同性结婚虽然已经得到法律允许,但毕竟不算主流,电竞选手也算是公众人物,引发舆论大潮还是会产生不良影响的,对俱乐部和家庭都不利。

他们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,把酒宴定在了K市远郊。
露天摆上几桌酒席,招待一下亲戚和亲近的朋友,就算举行一场有模有样的仪式了。张佳乐当时也是这么以为的,在他心里,孙哲平能走完这些无趣的过程都已经很不容易。

但这次,他是真的把孙哲平想简单了。

交换戒指的仪式上,他看到孙哲平拿出的盒子又宽又扁,似乎不是放置戒指的盒子。
他吃了一惊,随后就看到孙哲平把盒子打开,交给他一张账号卡,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账号卡。

百花缭乱。
孙哲平向俱乐部买回了百花缭乱,作为婚礼信物。

张佳乐说,那是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,当众哭出声。

“他是个不懂浪漫的人。但是他浪漫起来,比谁都浪漫。”
张佳乐这么告诉我,目光很坚定。

那张账号卡被他小心地珍藏在抽屉里,和户口本放在一起,仿佛那也是我们家的一部分。

至于比账号卡还晚成为我们家一部分的,就只有我了。

我是被他们从K市孤儿院带回来的,领养时候刚满两岁,话还不怎么会说。

小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,他们也时常会开玩笑说,你当然是亲生的,你的手就很像我们,导致我小时候经常和说我是捡来的小朋友进行真人PK。

后来我才知道同性没有办法生孩子,而我比一般孩子要好看一些的手,则是他们当初决定带我回来的原因。

电竞选手的手都很好看,修长而有力度,就像张佳乐和孙哲平的。
不同的是张佳乐的要稍微白一些,指尖弧度柔和,而孙哲平的关节要粗犷一点,筋络分明。和他们牵着手的时候,两端的触感都是不同的。

不知道他们牵手的时候,是不是也能察觉到这一点呢。

只可惜我最终没有用这双手去打游戏,而是好好地看书写字。

而那个键盘网游如火如荼的年代也同样已经变成了过去,现在流行的网游,无一不是戴上全套拟真设备,穿越般进入游戏的全息网游,再也没有人会有心思去注意玩家的手是丑是美。

仿佛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与另一个时代的启程。

而我身边这两个人还是像老顽固一样,死守着键盘和显示器。每天放学回家都能听到他们在书房里大呼小叫,键盘声噼里啪啦地响成一片。

还是弹药专家,还是狂剑士,还是绚丽的光影,还是无畏的剑锋。

他们说只要眼不花,手还能动,就会一直玩下去,直到最后一个键盘网游停服为止。

我说,何必呢?不试试新事物?
张佳乐和孙哲平都是一样的回答:“我们可是很执着的。”

说白了,也就是固执。
一种充满热血的固执。

这好像是他们那一代电竞选手都有的情结。

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地理解,我却没来由地骄傲着。
就像偶然在杂志网页上瞥见繁花血景都会挺直脊背一样,我觉得他们是我的荣耀。

此时此刻,他们都还在玩着游戏,书房里一片昏暗,没人开灯,只有两块荧光屏亮着。张佳乐大大咧咧地把脚蹬在孙哲平腿上,扭得像个麻花。

“我次奥,叶修怎么这么烦!老孙干死他!干死他再吃饭!”
“走着!崩山击!”

这就是我所喜欢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了。

他们在一起,就像是世界上关于幸福最好的注解。


[The end]

  156 2
评论(2)
热度(156)

© 抹茶春卷 | Powered by LOFTER